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Casa Baths N' shower

www.jacuzzi-bathtub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学往事2  

2008-10-28 23:21:05|  分类: 原创文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郭锐的老乡黄勇和李军也来了,开始的时候郭锐就介绍过。但席间,凡凡轻轻凑到我耳边问谁是谁,显然她已经忘了。面对这么一个可爱而温顺的女孩,看到她认真期翼的眼神,我有什么理由拒绝她呢。于是也将头凑到她的耳边,“恩,这个是...”两个年轻人,煞有介事的说起他们的悄悄话来了,就像两个小孩子似的;当时我隔她好近好近,就那么近,长这么大了,仿佛还是头一次感到女生有这种温存。然而,后来尴尬来了,郭锐的母亲(她前一天来看完郭锐后就回天门了)给儿子的蛋糕上居然有一对情侣青蛙。而完全是局外人的李军先是把蛋糕切开,有青蛙的一块不由分说的夹给了凡凡,说:“这是你。”而另一块则顺理成章的给了郭锐,“这是你。”凡凡当时好羞赧的下头,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,而我也慌了,为了她陷入这种尴尬。但郭锐只是淡淡的笑道:“她是我妹妹...”却也把蛋糕喜剧性的给了我。也不知李军是受了郭锐的暗示,还是自己捕风捉影,那些无知的话,凡凡真的是往心里去了。
从郭锐的生日后,我们更加默契了。大学的第一个月是残酷的军训,我每天军训都要经过凡凡的店子。每一次经过,我都站在队伍中望她,企盼跟她相视一笑,用似水的眼神传递心灵的渴望。或许就是那么佳人一笑,站在如戈壁一样的沙场,心中却有着花朵绽开般的芬芳。而每个军训疲惫的晚上,我们是她店里的常客,嬉笑怒骂,促膝长谈,因为彼此存在而捕捉到生命里的一丝和谐,一起度过的时光现在吟味起来,别有一番滋味。
一天早上,你猜她在干什么,她在卖馒头,文具店也做馒头生意,听起来蛮讽刺的,但她真的是在卖馒头。打工的生活值得同情,但却没有人肯来品位这冰凉里异味的凄美。如此美丽的馒头西施,如此靓丽的一道风景,愚蠢的人们都只匆匆的一瞥而过,不回头张望,不凝神细审,而我老远就掂起脚,伸长了脖子望她,希望她能撞见我的目光就好了......可惜她始终坐在那儿,双手撑着头,宛若一朵沉思的玫瑰,仿佛一尊悠闲的女神。快要走过了,我总不情愿移开痴情的目光,不忍她身影从我眼角滑过......我转过头,大步跟了上去,脸上无忌的是幸福的会心微笑,内心洋溢的则是她融成的一段美丽。
2001年的10月1日既是国庆节又是中秋节,我买了好多东西,想叫凡凡到寝室来玩。于是我跑到她店里,“凡凡,今天过节了,有没有空出去玩啊?”她好激动的样子,大概是我去看她吧。她先跑到后屋请示了老板成成,后带着欢快的雀跃蹦到我跟前,掩藏不住内心的喜悦,仿佛已受了久久的苦闷。看到她那么开心,能跟我一起出去,我好感激...绝非恋人,我却在她身上感到恋人的相吸,感到在一起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爽快。
后来到了公寓门前,当我们想偷偷溜进的时候却让门卫逮个正着,我使尽浑声身解数,还是不能让他法外施恩。无奈,我只好让凡凡在楼下等我;我便飞奔上三楼寝室,取了买好的东西,又飞奔下来,气喘吁吁中,显些凌乱。看我用心良苦,她不解的皱了一下眉头,又拘束的理了一下耳发,往耳背上一搁,几分怜惜,几分好奇的望着我,“哪,给你,”我把所有的东西都递到她的胸前,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对女生慷慨,但在凡凡身上,我顷刻体会到能给予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。她是受宠若惊,迟迟不伸手过来,两个发窘的小酒窝嵌在她泛着红晕的脸颊上,就像两个诱人的苹果,不禁惹得我想入菲菲。“恩,拿着啊,过节嘛...”我真诚的望着她,“我们出去走一下吧...”她应允的点点头,柔美的头发盈盈荡漾,仿佛天鹅的翅膀在我心灵的湖泊轻轻飘划...于是在温柔的橘红色的霓红灯下,多了这么一对“情侣”,不牵手,也不依偎,却也一样拥有着浪漫的气息。好长一条街下来,彼此多是缄默的无言,任何话语在这静谧的氛围看来都是肤浅,而柔和的宁静,留给了对方更多遐想的空间。不过,我是不会放过任何偷窥她的机会:她扎到后颈的头发,再似燕尾一样翘起;白皙的脸庞,跳动着青春的活泼;像杨柳一样弯弯的眉毛就好像是笔画的一样;而白白的牙齿仿佛映透着心灵的无比纯美。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,高挑的手段,体态渐丰,昏黄的灯光下,自是婀娜妩媚。这时,我心里窜出了一个最佳创意:要是这条路没有尽头该多好啊...然而窃笑自己迂时,却隐约的发现自己在凡身上播种的相思。凡凡像可爱的小精灵,时而包罗了少女清纯的嫣然笑意,时而散发着庄重典雅的淑女气息。是一只红了的橘子,一只舞进了我梦里的蝴蝶,不管怎样都尽善尽美......想着想着,不由深吸一口气,啊——月色多美好...
原以为恪守一分纯真的友情,殊不知,已陷入太深;而
我是一个害怕面对自己的人,只单纯的满足于一种含含糊糊的冲动,只习惯在给自己划定的情感空间自娱自乐。而凡凡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女孩,历事少,感性而又不可驾驭;郭锐则是一个充满了色彩的人,他是戏台后窜出来的主角,是我曲子里不小心走的调。一场戏下来,好象什么都乱了套。
10月7日是我们系的军旅情晚会,军训总算是结束了。傍晚时候,我跟郭锐去叫凡凡。凡凡又叫了成成的表妹含燕。 在礼堂里,凡凡坐在我的左边,郭锐坐在我的右边。她不时跟我说话,也不时找他。尽管节目很丰盛,后来郭锐居然戴上了耳机听音乐,他垂着头,阴郁而低沉;冗长而乌黑的头发下,眼神述说着一种不安,或是心不在焉。但这却仿佛是他的“杀手锏”,看他这副模样,凡凡倒怜香惜玉起来了,问道:“郭锐,你是不是不舒服啊?要不我们回去吧...”郭锐点点头,于是他们起身要走。“走啦——星星!”凡凡没有想得太多,便也怂恿我,她的嗓子充满了女孩子的阴柔和娇气,让我心动怜惜。她笑起来那样天真无邪的样子,特别是她的酒窝,仿佛是我看到的最迷人的景色,可惜好景不长...
一回到寝室,郭凡发现郭锐桌子上有一个相框,一女子站在浅浅的沙滩上,卷着裤脚,拧着鞋子,妩媚而笑。“她是谁啊?”凡凡好奇的问,“我的一个网友...”郭锐答道。他在撒谎,但却像诸葛亮对着司马懿唱空城那样坦然。我不语,后来,他俩还有含燕一边聊天,一边玩“斗地主”。郭锐是一个非常有女生缘的人,人长得又高又帅气,他又很有见识,跟女生聊起来,天南地北的,好不自在。而我则先是给他们泡了一杯茶,便红着个脸坐在一旁,好象跟谁有感应似的。我不时望一下郭凡,发觉她的眼睛好象一直都在郭锐身上...让我更嫉妒的是,当郭锐动情的为她们唱《灌篮高手》时,凡凡好用心的注视着他,仿佛面对的是一片蔚蓝的大海,她的眼神流露着被他人格魅力折服后的怜爱,她的微笑,表达了一种只有跟他在一起才有的异样的愉悦。她把我忘了,我盯了她那么久,而她却一直盯着他。
后来快到十点了,她俩便准备回家,时间对她们来说可能过得太快,但对我却是分秒难熬。我提出送她们回家,难得当一回护花使者。于是我们四人一起漫步走向她们的住处。看来凡凡真的是把我给忘了,她只顾着和郭锐攀谈,仿佛我只是一团萤火,而他则是整个皓月,包揽了她眼里所有的光辉。他俩在前面闲庭信步,我跟那只可怜的小燕子只是在后面无趣的跟着,却是步履维艰。一刹那,我看见他们的手竟然好亲密的握在一起,我惊呆了:凡凡喜欢的根本就不是我!我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,嗡嗡嗡的响了半天,感觉头好有些疼,或许一种莫可名状的失落吧.我拧过头,咬着嘴唇,也时不时瞪他们一下...凡凡真是让我不爽快,她如果真的喜欢他,也绝然不该伤害到我!哎,当初我又干吗非得要跟他们一起出来呢......
残旧街灯一排排的站着,骄傲的以为它们照亮着世界,其实那只是一点点桔黄的灯光,那么昏暗无力,就好象是我快要死掉了的呼吸;天黑黑的,什么颜色都没有,秋冬的气爽打在身上却是冰凉,昏暗的路是没有尽头......我痛苦的打量这他们,想要仰天长啸,却是欲哭无声。他俩谈笑依旧,郭锐说他有点冷,搓了两下他的手膀,似乎瑟缩,是在说为了她他付了多大的代价?凡凡陪在他的身边,几句话,她就开心的笑了起来,几句话,她就能低落的怜悯他......最后到了她们住的地方,我便成了这不怎么漆黑夜里的一片黑漆,那是他们独自享有的告别的世界。而我的心早就碎了一地,拾都拾不起。
本来以为以单纯的友谊就可以遮掩心中爱过的痕迹,于是,当天使移情时,我却一样深深卷入她带来的瘟疫。然而这不尽是天使惹的祸,郭锐每次看她的眼神都很奇怪,挤眉弄眼的,很羞赧的样子。一次,凡凡竟然问我郭锐是不是很谦虚,我晕!不难想象,在他的暗示中,也许就像
达尔文探索大自然的物语,凡凡自知怎么去破译。
“过完整个夏天,忧伤并没有好些...”那天睡了一个晚上,隐约是痊愈了,毕竟那不能意味什么,有甜有酸,那才晓得凡凡的不易,那才晓得怎么去珍惜。第二天,我跟郭锐有又阴魂不散的去找她。买什么东西是忘记了,不过,让我震惊的是,凡凡竟然涂了口红,很淡的那一种,情感细腻的我一眼就看了出来;郭锐老是一种肤浅的眼神,料他也瞧不出什么异样。十七岁的女孩就涂了口红,真不可思议,不过,凡凡看起来还真是那么一回事,她仿佛成熟了,瞬间成熟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9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